多见阙殆_绿豆冬瓜汤_不亦过乎_大惑者|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天均者 > 正文内容

捡垃圾作文【亲亲劳模妈妈,拾捡垃圾的双手高贵的心】

来源:多见阙殆网   时间: 2019-06-10

时间:2019-04-25 02:38:45 来源: 本文已影响

  花草需要春天,孩子需要妈妈      2006年3月22日上午,川西平原飘着绵绵细雨,本刊记者在四川绵阳市绵吴公路左侧一幢两层小楼里,终于见到了蒋启珍。小楼被一段坎坷的旧路和田埂隔开,孤零零地伫立在野外,除了蒋启珍,院落里有八个老人,一个小孩,他们是蒋启珍生活的全部。看到我们,他们笑着,仿佛有很多话要说,是关于蒋启珍的,那眼神里的感激让我们看到了一份最纯真的质朴。早晨天还没亮,蒋启珍就起床做饭,给孩子洗衣服,然后和同伴一起,背着自己缝制的口袋去大街上拾捡垃圾。然后买回米面、奶粉、廉价但实用的衣服以及菜市场里别人丢掉的菜叶。我们看到了她的手,粗粗大大,裂着口子。
  每天都是这样。那天因为等待我们,她才没有出去。倒春寒流直窜而入,却奈何不了屋子里的温暖。简单的沙发,破旧的床,床上的被褥很干净,叠得整整齐齐。站在窗前,目光所及的地方,油菜开花,小麦拔节,青菜、萝卜、葱叶争相嬉闹。她将在这里建立一座专门收养孤儿和孤寡老人的机构,为了这个已快变成现实的梦想,她走过的路,折合起来,已是几个绵阳到成都的来回。
  但是她不能回头,哪怕吃太多的苦,因为她实在无法拒绝那些渴求的眼神,那一声声需要帮助的哭泣。至今,儿女们还记得妈妈收养的第一个弟弟。那时候蒋启珍还只是一个普通的送煤工人,一次,她拉着沉重的煤车去绵阳市医院附近的一个用户家,在一条行人寥落的巷道,她看见一个身影在地上艰难地蠕动,间或发出十分痛苦的呻吟声。蒋启珍的心揪了揪,她赶紧走到近前,看到了一张半大孩子的脸,他的双眼紧闭,眼角的泪痕隐约可见,而嘴里一个劲地呼喊着:“妈妈!妈妈!”
  蒋启珍放下沉重的煤车,蹲下身,用粗大的手拭去孩子眼角的泪水,抚摩着这个男孩因长期未洗如稻草一样的头发,她轻轻叹息着:“可怜的孩子呀!”这时,男孩醒过来,他挣扎着爬起来,一把抓住蒋启珍的手说:“妈妈,妈妈!你是我的妈妈吗?”蒋启珍不知该如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哪何回答,孩子的眼睛缓缓睁开,他看到的是一张慈祥但陌生的脸,失望让他再一次闭上眼睛。蒋启珍试着想搂过孩子,却一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膝盖,孩子疼得一下坐了起来,涕泪交加……蒋启珍意识到了什么,她仔细看孩子已经被磨破的膝盖部位。这一看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孩子整个膝盖已经肿胀发炎。
  蒋启珍不再犹豫,俯下身,背起孩子。很快,她把孩子送到了绵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那天蒋启珍没有带钱,医生说没钱不能入院,可细一看,这不是常在电视里露面的蒋启珍阿姨吗?“他是我的亲戚,让他先住下治疗吧,今后的一切费用由我来负责!”蒋启珍说。医生睁大了眼睛,压低声音:“蒋阿姨,你又是在做什么善事吧?”说着,转身去给男孩办理了入院手续。
  此时,蒋启珍才知道男孩叫倪帮高,是四川剑阁县东兴公社人。三天后,倪帮高的病情好转起来,蒋启珍提着一笼包子刚刚走进病房,小倪就艰难地爬起来,扑在蒋启珍怀里说:“蒋阿姨,请允许我叫你一声妈妈,好吗?如果没有你,我早都饿死病死了!”蒋启珍怜惜无比地抚着他的脸说:“我已经给你妈妈发了电报,过几天她会来接你的!”小倪听了这句话,更是感动得泪流满面。他流着泪讲述了自己的经历:父母离婚后,年仅15岁的他偷跑出来,连夜爬火车到了绵阳,他在一家火锅店做小工还没到一个月,就感到膝盖关节部位钻心疼痛。直到有一天,因站立不稳而突然倒地……听着倪帮高的述说,蒋启珍和病房里的所有医护人员都流下了泪水。
  
  全国劳模拾捡垃圾,只为抚养孤苦的孩子
  
  倪帮高出院后,又在蒋妈妈家里养了好长时间,尽管蒋启珍和孩子们悉心照料,但他还是不能正常行走,蒋启珍给他妈妈发去的电报也始终不见回音。她决定让自己的大儿子邓仁义护送他回家。邓仁义自己动手做了一个滑竿,又请了两名同事,他们把小倪从医院送上火车,火车下了换汽车,汽车下了换滑竿,翻山越岭步行几十里,一路上细心照料,终于把小倪送回了家。
  四天后,邓仁义才回到绵阳,他刚踏进父母家里,发现客厅里又多了两个小姑娘,她们正兴致勃勃地在地上翻画册。仁义一下子明白过来,他把妈妈拉到卧室里轻声说:“妈,你以前好事已做得够多了,现在老了啊,有孙子就够你折腾了,你小孩癫痫能治好吗还收养这些孩子干什么呢?好事是一辈子都做不完的呀!”蒋启珍跟儿子较起了劲:“孙子有你们呢,而这些孩子在这个世上无依无靠的,他们也需要亲人啊!”邓仁义的鼻子一酸,妈妈做了一辈子的好事,这个习惯是改不掉了。
  “妈妈,我们走的时候,小倪让我转告你,他长大后也要做个像你一样的人!”说这句话时,邓仁义的声音哽咽了。蒋启珍听了后很开心,孩子般地笑了。
  不知什么时候,那两个小姑娘已经围在蒋启珍的身边。她们是一对姐妹,大点的叫刘红梅,小的叫刘秋香,都是几天前蒋启珍从绵阳火车站附近捡回来的。这两个孩子刚来那天,一言不发,并且有明显的敌对情绪,经过蒋启珍几天的呵护,她们变得顽皮开朗起来,还跟着蒋启珍身后喊妈妈。
  “妈妈,你一共有多少个孩子呢?”她们问。
  孩子提的问题把蒋启珍难住了。从1985年起,蒋启珍就一直资助、收养孤儿,她已经记不得究竟有多少个孩子走进她家,又走出了她家。透过窗户,远处的田野上空,飞满了花花绿绿的风筝,红梅和秋香突然大声喊起来:“妈妈的孩子是不是跟天上的风筝一样多?”是啊,是啊。“蒋启珍把乖巧的小姐妹搂进怀里。
  2001年过后,蒋启珍的家又成了一个孤儿院,三居室的房子里,总共收养着近10个孩子。她把自己的600多元退休金全部用在这些孩子身上,她的四个子女每人每月还要支持她200块钱。孩子们都是长身体的时候,需要加强营养,她不管多么苦累,每天给孩子们的牛奶、鸡蛋等营养品却从没有间断过,而她自己的早餐只是一杯开水。
  孩子越长越大,蒋启珍的生活越来越紧张,眼看着刘红梅和刘秋香两姐妹快到初中毕业了,她们还要读高中、上大学,这都需要钱呀,蒋启珍绞尽脑汁想着如何给这些孩子们筹钱。她的这种心思,儿女们早都看在眼里:“妈妈,等他们能够自食其力就叫他们自己到外面闯荡吧!”听到类似的话,蒋启珍总要皱起眉头:“这些孩子大多是女孩,她们如果不多学点知识,在社会上生存会很艰难的!”
  那天晚上,蒋启珍辗转反侧,一直想着如何挣到钱的办法,自己已经是这把年纪了,也没有其它能力,怎么能够挣来钱啊?一夜无眠,天亮的时候,蒋启珍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上街捡垃圾。
 昆明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蒋启珍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任何人,早饭后,她来到绵阳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废品收购站。找到收购站的老板,老板在电视上看到过蒋启珍,他笑容满面地说:“蒋阿姨,你跑这里来干什么呀?”蒋启珍掏出一个笔记本,认真地问起旧书报、废塑料瓶、啤酒瓶、易拉罐等的收购价,并一一记在本子上。老板更惊讶了,说:“蒋阿姨,你是不是来做调查的啊?”
  
  爱心速递,一座城市为你感动和骄傲
  
  傍晚时分,蒋启珍来到一个大型社区,在一堆装满生活垃圾的垃圾桶里开始翻腾,当她的手刚要伸进去时,她犹豫了,阵阵难闻的酸臭味扑面而来,她直想吐。但那一刻,孩子们的脸忽然在她眼前晃动起来,一想到那些孤苦的孩子们,她咬了咬牙,还是把手伸了进去。
  一个多小时后,蒋启珍背着足有50斤重的饮料瓶、废书报,艰难地往家里走……看着蒋妈妈背上的垃圾,邻居们都摇头叹息:“她这个样子何苦啊,这样大对不起自己了!”
  晚上,当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时,看见自己的儿女和那些收养的孩子们都整齐地站在客厅里,家里的空气异常沉重。看到蒋启珍回来,儿女们拉着她的手急得直哭:“妈,你这是干什么啊?你知道外面的人都说些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以后千万别去了,千万,千万!”蒋启珍笑着说:“你们都听到什么了?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还可以锻炼身体呢,也不会给你们丢脸的啊!”
  孩子们一下都跪在蒋启珍面前,“妈妈,你是为我们才去捡垃圾的!”“妈妈,我们还是到外面流浪去!”“妈妈,我们对不起你!”红梅和秋香扑到蒋启珍的面前:“妈妈,我们不去读书了,到外面去打工挣钱,坚决不能让你去捡垃圾。”
  蒋启珍扶起这些孩子,含着泪说:“所有的劳动都是光荣的,没有卑贱和高低。妈妈累点没关系,只希望你们长大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有责任心和爱心的人。”
  从此,不管刮风还是下雨,蒋启珍始终坚持着这份在世人眼里或许是最卑贱的工作,但她的心里却充满着对孩子们未来的深深期待。
  第一个月,蒋启珍挣了400块钱,她跑到农业银行存起来,心里念叨着,第二个月一定要突破500块钱。回去的时候经过一个娱乐城的门口,蒋启珍隐隐听见哪里治癫痫治得好有人在喊她,回过头看到一个保安在向她招手。走过去,小伙子扛过来一个大大的包,“蒋阿姨,这些送给你!”打开一看,全是啤酒饮料瓶,他说:“您的事迹,我知道,我只能尽这份力,每天这个时候,我都会把这里的瓶子收集起来,到时你来拿走吧。”蒋启珍的目光模糊了。
  越来越多的人参加进来,送来米、生活用品和捐助款,她以前资助长大的孩子,也从四面八方把爱心汇聚过来,送给仍旧在蒋妈妈家里生活的弟弟妹妹。
  那年7月,红梅和秋香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高中,但她们放弃了。为了让妈妈减轻负担,她们选择了绵阳市工业学校读中专。蒋启珍送姐妹俩来到学校,她把别人扔掉的饮料瓶子收集到一起,大家正用异样的目光盯视着她时,红梅和秋香却指着她的背影给老师和同学介绍说:“她就是我们的妈妈。妈妈是用捡垃圾换来的钱送我们读书的!”
  不知道谁先鼓起了掌,很快,所有的掌声响成一片。红梅和秋香泪如雨下,她们真想扑过去,搂着自己亲爱的妈妈,什么也不说,只让妈妈感受到她们此时的感激之情。
  2004年7月,红梅和秋香中专毕业,在西安军区下属的一个招待所上班,已经结婚生子。她们每周都要给蒋妈妈打电话,委托来四川的同事给妈妈带营养品,叮嘱她照顾好自己。
  蒋启珍几乎常常能接到这样的电话,那是她分布在四面八方的孩子们的问候,他们有的当了高级工程师,有的做了企业的领导,还有一些,虽然只是普通的农民,但他们幸福地生活着,因为他们得到了世界上最无私的爱,他们也学会了怎样去关爱别人。
  2006年,蒋启珍在关注孤儿的同时,同时关注起孤寡老人。在绵阳市吴家镇镇政府的支持下,在绵吴公路左侧租了一幢两层小楼,把收养的孩子和老人安置在这里。同时,她奔波了好几个月,打算建立一个专门收养被遗弃的孩子和孤寡老人的机构。爱是可以延续的,对蒋启珍来说,她自己也一步步地走进了暮年,但她是那么希望自己的爱能传导给别人,当手与手相牵,心与心相挽的时候,那就是人生中最美最灿烂的风景线。
  责编/梅子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甘肃癫痫医院   兰州癫痫医院   西安癫痫医院   昆明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医院   湖北癫痫医院   哈尔滨癫痫医院   长沙癫痫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